歡迎您訪問高中作文網,請分享給你的朋友!

當前位置

首頁 > 美文欣賞 > 心情日志 > 打屁屁的故事

打屁屁的故事

作者:其他作文網站 來源:www.fu-23.com 時間:2016-01-20 字體: 手機瀏覽
 打屁屁的故事

  其實自從發育以后,大概十二歲開始,爸爸就不再親手打自己。而是授意傀儡去行刑,除了特殊的責罰,一般都是在屏風后,或者刑房里。但是依稀記得有一回,怒火萬丈的爸爸還是破例,親自教訓了長大的自己……

  那年那天,齊姝琴剛好滿了十五歲,但是她的生日,因為是母親的忌日,自然沒有人會提。家里人不聞不問,不代表全天下就都裝聾作啞。畢竟還有學校。雖然齊姝琴瞞得很好,但她柔弱的美麗,所引來的那些堅持不懈的追求者,終于有一個具有偵探素質的,打探出她的生辰。

  其實那天,齊姝琴逃課了。前幾天,連續一周的胸悶心慌,讓她咬咬牙,用攢了許多年的零用錢,去了一次醫院。本以為沒什么大事,但是那慈祥而負責的老醫生,卻對著各種單子和造影蹙了眉頭,一遍又一遍,讓她做一些稀奇古怪的體檢。

  生日當天,是最后一次報告單子出來的時候。齊姝琴逃課去醫院領取,并要聽一下那老醫生的囑咐。去的時候,她不會想到,那樣一個結果……安靜而坦然地從醫院出來,她路過了學校的車站,鄰班的那個男生,似是徘徊了許久,已接近絕望。此時此刻,這高大帥氣的男生,見到纖細的齊姝琴,沿著自行車道,慢慢走過來的時候,兩只眼睛都亮了。

  不假思索地,大膽的男孩,將蛋糕盒子遞給了她,“齊姝琴……我……我喜歡你,很久了。”然后他扭臉就跑——十五歲的大男孩,遇到心愛的人,終究是在最后一刻,靦腆而怯懦了。留下的蛋糕,就讓齊姝琴,手足無措起來。她總不好將別人的心意隨隨便便就送了人——何況都放學了,也沒法再請同學們圍在一起分吃。丟掉,這更不可以——齊姝琴的心底,其實是那樣感激。尤其是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。這是母親去了后,自己得到的第一份生日禮物。

  齊姝琴將生日蛋糕,偷偷地帶回家。齊家的主宅大,而長住的族人少,大多是傀儡——按照事先用咒法輸入的指令行事,不會注意到齊家的大小姐,在這一天帶回了什么古怪東西。齊姝琴走得很快,但她卻碰到了剛滿十二歲的小弟弟齊宇成,這個年齡的男孩子,正是最調皮的。

  “哦哦!大姐姐買蛋糕了!我要吃!我要吃!”齊宇成高興地鬧道,“大姐姐給我吃!”齊姝琴嚇壞了,不遠處,就是父親的書房——每到這個日子,父親總要在書房里,一個人追憶母親許久。“噓,別鬧了。”齊姝琴趕快哄著弟弟,但是淘氣而開始叛逆的男孩子,哪里肯聽?只嚷著“吃蛋糕,吃蛋糕”,聲音不見小,反倒大了起來。齊念佛終究是聽到了聲音,他打開書房的門,走了出來。

  “吵什么呢?”父親對自己的大女兒和小兒子,威嚴地問。然而他的目光,很快就落到了齊姝琴放到地上的蛋糕盒子上。

  “誰的?”他淡淡地問。齊姝琴在父親嚴厲的目光注視下,不敢撒謊。“是同學送的。”她小聲地說,“爸爸……爸爸,我想過一次生日。”齊念佛的視線凝在大女兒的額發上,他走過去,一巴掌將齊姝琴搧翻在地。

  齊宇成嚇到了,“爸爸打姐姐啦!好可怕!”齊念佛彈指喚出一個傀儡,將蛋糕盒子丟給了它,“把這個惡心的東西丟出去!齊姝琴,你這輩子都不配再過生日!”

  齊姝琴捂著火辣的臉,含淚點點頭。“跟我進來。”齊念佛命令道。齊姝琴知道父親已經生氣了,她不敢有任何遲疑和違抗,扶著墻站起來,跌撞地走入書房。

  “爸爸……”齊念佛將走過來,將書房的門鎖緊,他轉身又給了女兒一巴掌,打得她嘴角,都冒出了一絲血跡。“爸爸……我錯了。”

  齊姝琴捂著腫痛的臉,哭道,她預感到暴風雨即將來臨,“爸爸,對不起,我錯了。”但是兩只傀儡,已經將一張廠字形的刑凳,放到了書桌旁——和直平式刑凳不同,廠字形的刑凳,受刑人趴在上面,雙腿是傾斜下垂的,屁股不是朝上,而是朝外。多用于鞭責。

  齊姝琴害怕了,爸爸要鞭笞自己嗎?“你這個……害人精。”齊念佛用一種厭惡的眼神,怒視著自己的親生女兒——十二年了,那個可恨的四處胡鬧的小女孩子,已經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修長而纖細的身子,吹彈可破的肌膚,還有柔軟的長發,秀美的臉龐,看上去,總是那樣委屈的目光……無可置疑,齊姝琴生得楚楚可憐,她的淚水和哀求,總會打動太多人的心。但唯獨軟化不了她自己的父親。

  “你還有臉記得過生日?”齊念佛低聲問,“你忘得倒是快啊。”“爸爸,我真的錯了……”齊姝琴驚恐地盯著那張刑凳,“爸爸……求求你了,我也是媽媽和您生的!”

  啪!齊念佛又給了女兒一個巴掌,將齊姝琴打翻在地毯上。他目光冰冷而再無一次感情。“脫衣服,趴上去。”齊念佛冷冷地說。脫衣服的意思,就是把校裝裙子和底褲都褪下去。齊姝琴通紅了臉,“爸爸……”她哀求著,“爸爸,我長大了,給女兒留點面子……”

  齊念佛一把拽起細弱的女兒,厚實的手掌握著她瘦弱的胳膊,毫不留情地將女兒拖到了刑凳前。“面子?你還需要面子嗎?今天是什么日子?你卻歡天喜地地弄個蛋糕回來,是想如何慶祝?你是想在你媽媽的忌日這天,慶祝什么?!”齊念佛怒斥道。

  “爸爸,我……我從來沒過過生日,我真的好想過一次,爸爸,求求您了……我過不了幾個也許就會下去陪媽媽……”齊姝琴哭到淚眼婆娑。“那再好不過了。”齊念佛完全不會明白女兒這句話,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只是在怒氣的作用下,陰冷地說,“我真不明白,當初,為什么生了你?”他輕輕質疑著。

  齊姝琴感到心口被車子撞了下,那些脆弱而晶亮的玻璃——叫做希望的,都碎掉了。算了。本來,帶著一點點對父愛的期盼和信心,她想說,想把結果都說出來。但是父親此刻的態度,讓她徹底絕望了。爸爸或許盼著我死,爸爸或許恨不得我死掉,給媽媽償命。

  她絕望地想。讓一切都沉寂吧,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。因為這就是我的命。齊姝琴默默地站起來,她紅著臉,抽噎著,將藍色的裙子褪到自己的大腿根上,露出了包著小屁股的綠色底褲,她的手指拉著底褲的邊緣,遲疑了。“爸爸……我已經十五歲了……讓傀儡在屏風后打好嗎?” 齊姝琴軟弱地求著自己的父親,齊念佛冷道:“我是你父親,教訓你是天經地義。還有什么看不得的。脫了!”齊姝琴通紅著臉,一點點將底褲也褪到大腿根上。兩瓣屁股涼颼颼的,呈現在外。齊姝琴又羞又怕地,止不住抽噎,但還是慢慢地趴到了刑凳上——她的上身,伏在刑凳栗子色的軟皮上,腰以下的部分,就都順著刑凳的傾斜,自然地下垂著,裙子和內褲掛在大腿上,光裸的屁股挺翹地外凸著,兩瓣雪白的臀肉,還茫然地露在空氣中。

  齊念佛拿過繩索,他親自將女兒的雙手綁縛在鐵環內。“爸爸。”齊姝琴一面看著父親面無表情地綁著自己的手腕,一面小聲問道:“爸爸,您要打多少下?”“打到你記住教訓為止。”

  齊念佛冷笑著,將繩索的結子打緊,齊姝琴被勒地低呼一聲,“爸爸,女兒真的錯了。”她可憐地向自己的父親求著,“您少打幾下好不好?明天還得上課……爸爸……”齊念佛將女兒嬌柔的后背也捆在刑凳上,防止她大面積動彈,聽了這話,幾乎是順手般,他伸出厚實的手掌,就勢在女兒光裸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。啪!

  齊姝琴叫了一聲,感到屁股上火辣了一片。“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。”齊念佛一手按住了女兒柔韌的腰,一手對準女兒嬌嫩的臀肉,手掌狠狠地抽了下去。啪!啪!啪!啪!啪!齊姝琴咬著牙,卻不敢吭聲,她的淚水,盈滿眼眶?墒遣恢醯,父親的手掌,拍到自己光溜溜的屁股上時,羞恥,疼痛中,還有一股子奇特的心安和依賴,蔓延在心口。

  齊念佛停了下來,看到女兒的小屁股,已經被他的手掌給打得通紅一片,那兩瓣白里透紅的臀肉也不敢亂動,只是乖巧地擺在刑凳上,在他的鐵掌下忍受痛楚——一如女兒小的時候,哭哭啼啼地趴在床邊,小小的屁股光著,自己的一巴掌下去,就能覆蓋,F在是不行了,女兒畢竟大了。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u-23.com/xinqingrizhi/201601209660.html

上一篇:和兒子一起聽古曲

下一篇:被哥哥打屁屁的故事

本站作文專題:

又粗又黄又硬又爽的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