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您訪問高中作文網,請分享給你的朋友!

當前位置

首頁 > 話題作文 > 打屁股 > 被老公打屁屁的小說 真實大屁股故事喲

被老公打屁屁的小說 真實大屁股故事喲

作者:高中作文網 來源:轉載 時間:2017-04-01 字體: 手機瀏覽

被老公打屁屁的小說



    程峰沉默的將地上的衣服撿起彈掉塵灰,也沉默的注視著被嚴述塞進車里的李沫純,似乎在李沫純被帶走后他只能沉默,沉痛的默哀自己的無力,也似乎在那一瞬間夜是那樣的冷,冷得讓人。

    斑斕的夜幕下誰都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有一輛勞斯萊斯的車,黑色流暢的車身,緊閉的車窗里正坐著一位饒有興趣的男人,男人唇角抽動似乎在極力隱忍某種情緒,導致整個身體不斷的抖動,直忍到嚴述的林肯車離開,男人才放聲大笑,笑得極其張揚又夸張。

    “跟著前面的車。”男人揉了揉腮幫,自己都感覺笑過,神色一斂,眼鏡后的眸光微閃,才道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從集團一出來嚴述就開車到了韓文家,李沫純發短信說晚上留在朋友家,他怎么可能同意呢!人沒有接到就算了,可能是自己回家了。

    等嚴述到家才發現李沫純壓根沒有回來,一個大活人能跑到哪去?李家是不可能的,韓文家又不在,而一向冷峻的嚴述失色了,甚至慌亂的樓上樓下跑看了幾回。

    等小區的保安調出攝像才發現李沫純被一男人強制帶走了,嚴述在那一瞬間覺得天塌了,泰山壓頂面不改色的嚴述臉色刷白,雙目猩紅一片。

    恐懼不安溢滿整個大腦神經,深邃的眸光就差將視頻灼出洞來,攥拳松開,再攥拳再松開,這樣周而復始就幾十回,他才壓抑住恐懼的神經,冷靜的開始找人。

    為了她焦慮不安到現在,他只被她歸類為‘哥哥’。

    嚴述握著方向盤的手青筋微露,深邃的眸光時不時的刷向一邊神色自若的李沫純。

    李沫純一上車便跟小雞吃食一樣打盹了,先前吹著夜風看著程峰她還不覺得的困,可現在窩在舒適的坐凳上,感覺全身都暖烘烘的,睡意也就席上眼簾。

    “吱!”

    從聽到‘哥哥’這兩字后嚴述一直覺得心口悶悶帝,他是李沫良那哥哥嗎?不是。他是她老公,她以后孩子的爸,怎么能是哥哥?不能。

    嚴述急剎車的停下,扭頭就見李沫純犯困打盹的囧樣,心口越發堵得疼。

    “純純!”嚴述口氣冷冽。

    “嗯。到家了?你抱我,我困了。”李沫純眼也不睜開,迷迷糊糊的低吟一句,理所當然的繼續打盹。

    “純純,你不覺得該向我解釋一下嗎?”嚴述閉了閉眼眸,壓抑住心口不斷翻涌的怒意。這次嚴述真的怒了,他氣李沫純竟然騙他。

    “解釋?什么?”李沫純懵懵懂懂的睜開眼,水靈靈的眼眸里一片清明的不解。

    “你說今天和同學韓文一起到游樂園去了。”

    “嗯,是!好幾個人呢!”

    “你發短消息說,晚上留在朋友那?”

    “嗯,不錯!”

    “你所指的朋友不會是那個交警吧?”
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 “那個小交警什么時候成你朋友了?”嚴述陰測測的瞇眼。

    “上次。不過我今天才知道他的名字,人不錯。”

    “今天才成朋友,你就要住在他那?”嚴述咬牙切齒道。

    “不行嗎?”

    “李沫純!”嚴述冷喝。

    “呀!干什么?嚇死人!”李沫純被嚴述突然一聲冷喝嚇得一激靈,連瞌睡蟲都嚇沒了。

    “你現在才知道怕了?”嚴述讓李沫純面對面的看著他的眼睛。

    要被嚇死的人是他好不好。

    “你什么意思?你把話說明白了!”李沫純是隨便讓人吆喝的主嗎?不是。能吆喝著對她抽馬鞭的人只有她爸李文強,其他人她才不讓干呢!

    再說,嚴述是她老公怎么了?憑什么莫名其妙的對她大聲吼叫,李沫純的傲嬌勁頭一上來,小臉立馬也變色了,更甚至她比嚴述還惱火,直接用手指點著他胸膛要求說個明白。

    李沫純一副不知錯在何處的模樣更讓嚴述生氣,他話都說怎么明白了她還裝糊涂,看這樣子嬌慣是不長記性的。嚴述寒著臉直接解開兩人的安全帶,大手一伸順勢將李沫純的身體拖到懷里。

    “喂!你想干什么?”李沫純這下還真驚慌了,可身體被嚴述壓著,臉朝下的趴在嚴述大腿上,這樣的姿態怎么感覺都丟人。

    “你不是要說明白嗎,我現在就一點一點的讓你記住。”嚴述一手壓著李沫純掙扎的身體,一手毫不留言的打著她屁股。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1、你是我老婆,不可以隨意外住夜歸。”

    “你要干啥?!疼!疼!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2、對我不準撒謊,不準無視。”

    “姓嚴的,你神經!很痛的。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3、外住也只可以和我,而非其他。”

    “嗚嗚……我討厭你,嚴述!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4、更不準和拉拉扯扯,曖昧不清的。”

    “我就喜歡,就喜歡。嗚嗚……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5、錯一次打一回。記住了?”

    “嗚嗚……”

    “你敢打我,我只是李沫純,我不承認你是我老公我是你老婆!不承認!就不承認!我要回家。”李沫純哭得抽抽搭搭,屁股上火辣辣帝,長這么大還沒有這樣丟臉憋屈。

    “我要回家,我要離婚,我喜歡和誰在一起就在一起,你管不著。你松手,我不要你碰我。”李沫純掙扎的起身,騰空的雙手也毫不客氣的揮開嚴述摟抱在肩膀上的手,仰起臉就憤恨的瞪著嚴述,扭頭一甩長發,便打開車門回頭還加一句:“我討厭你。”

    “我不同意。”李沫純的話句句都戳在嚴述心口,可每打一巴掌下他比她更痛,“更不許討厭我!”一見李沫純想開車門下車,忙探過身子一把拉住李沫純的手,將她再次拖回懷里,強勢的將李沫純的聲音覆蓋掉。

    “你專制。你變態。你暴力。”李沫純叫囔著扭動身體掙脫,也是嚴述的幾下激起李沫純身體的野性子。見掙脫不了,一張口就死死的咬住嚴述拽著她的手臂,下口極用力,深見齒痕血絲滲入。

    嚴述一動不動的讓她咬著,就當今晚給兩人一次深刻的記憶。他以后不會在動手打她,她以后不會在如此隨意。

    嚴述的用意李沫純不懂,她只是被滿腔的憤恨充斥著,她都沒有做錯事情,憑什么一個和她領證的男人來打她屁股,憑什么?

    嚴述的隱忍,李沫純的憤恨,時間在那一瞬間似乎還沒有停止,李沫純連唇瓣上的血跡都沒有擦,直接打開車門沖下車。

    其實李沫純的思想一直很簡單,就是她喜歡了就喜歡了,不喜歡的就不喜歡,只是這樣單純,不管以前對嚴述的看法怎么樣,但當嚴述的手打在她身上的一刻,她決定不在喜歡他。

    李沫純沖下車,絲毫不理會嚴述的叫喊聲。
又粗又黄又硬又爽的免费视频